SWAN惠威

图片

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是世界重构的助推器和催化剂

发布日期:2022-06-23 03:16   来源:未知   阅读:

  习总书记关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重大判断是理解当前世界局势的总框架。这个大变局,至少可以从这么几条脉络去分析:第一条脉络是工业革命和科技创新,几次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的持续演进,汇聚成了今天的信息化、数字化和智能化。第二条脉络是世界贸易和全球治理,两次世界大战基础上形成了雅尔塔体系、联合国、WTO等全球治理模式,雅尔塔体系早已失效,联合国、WTO也都面临挑战。第三条脉络是世界格局、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由冷战时期、后冷战时期、北约东扩、中国崛起、俄罗斯谋求复兴超级大国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串起来。第四条脉络是战争和瘟疫,除了两次世界大战以外,俄乌冲突和新冠疫情,成为推动全球大变局的重要因素。克劳斯•施瓦布在《后疫情时代:大重构》一书中提出当今世界的三大主流特征:相互依存、瞬息万变和错综复杂。其实这三大特征的底层逻辑是数字化,数字化时代和冷战后的全球化时代从时间上叠加在一起,强化了以上三大特征。近几年出现的逆全球化趋势,在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的助推和催化下,正在加速世界格局和全球治理的大重构。

  首先是新冠疫情,一是加速了已有的系统性变化,特别是大大加速了逆全球化进程和数字化进程。从经济和贸易的全球化来看,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风险,催化了特朗普时期美国推动的逆全球化趋势,各个国家从自身发展需要出发,结合地缘政治和贸易的特点,以及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纷纷开展各种贸易谈判,一些区域型的贸易协定、自由贸易市场不断出现,WTO面临考验,全球化贸易框架面临重构。从数字化进程来看,企业都把数字化作为在疫情期间化危为机、推动内部转型升级和改善市场经营的抓手。同时,政府快速进场,成为全社会数字化转型、数字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以“新基建”和产业政策为抓手,快速打造新型的数字经济生态和数字化发展能力,一些重大的数字化项目,包括5G、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方面的项目快速实施,涵盖人们学习、工作、生活、生产的各个应用场景快速展开,刚刚闭幕的北京冬奥会,虽然仍处在疫情肆虐期间,但是通过数字技术的应用,依然给人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视觉体验,展示了5G技术、IPv6技术、云计算和边缘计算、人工智能、以及8K视频全生态技术的实际应用,这其中新冠疫情的催化作用显而易见。与此同时,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消费类产业等也都在原有的发展通道上被加速。二是催化了新的深层次变化。全球治理和全球合作、国家主义和贸易保护、大政府和经济政策、地缘政治和多边合作、全球供应链危机等,都会由于新冠疫情的缘故,出现新的模式和新的方向,这些趋势值得各方面高度关注和研究。

  其次是俄乌冲突。俄乌冲突的背景是俄欧冲突、俄美冲突,以及俄罗斯从沙俄和前苏联承继下来的内部矛盾,这些矛盾的演化过程是有迹可寻的,所以俄乌冲突其实不能算是黑天鹅,而应该是灰犀牛,是雅尔塔体系失效、冷战结束后世界局势演进中的大概率事件。背后有文明的冲突、利益的冲突和意识形态的冲突,这些一直是全球治理中的重大课题和难题,是人类发展史上永远无法绕过的魔咒。尽管俄罗斯从沙俄彼得大帝时期开始就向西欧学习,开启工业化强国之路,但是欧洲长期不能真正接纳俄罗斯,这里面既有文化因素、也有地缘政治因素,特别是冷战时期东西欧意识形态对立、北约和华约长期军事对峙,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纷纷加入欧盟和北约,而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差强人意,国家地位有些尴尬,北约一再东扩,欧美插手乌克兰国内政治,乌克兰国内东西方关系,以及乌克兰同俄罗斯的关系,成为基辅当局两大棘手矛盾。从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空间角度,俄罗斯已经没有妥协的空间,同时普京执政20年,一直意图复兴其超级大国地位。对于俄罗斯来说,重构地缘政治格局和国家安全空间,最好的解决方式是把欧美乌拉到谈判桌上来协商解决,但是俄罗斯在经济、科技和能源领域的话语权不足以促成这个局面,唯有一战,况且俄罗斯民族性格和领导人特点也不惧一战,所以俄乌冲突是大概率事件。大家都在关心俄乌战争,其实大家关心的不仅是俄乌局势,而是因为俄乌战争必将引起世界格局和世界秩序的大演变、大重构,这是与每个国家、甚至每个人都有关系的。

  目前,我们至少可以从这三个方面分析:(1)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试图借俄乌冲突下一盘大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随着其制度优势减弱,国内贫富差距扩大,金融资本过度扩张,产业结构脱实向虚,向外扩张和转移矛盾的需求非常迫切,在这个背景下,美国和西方国家试图以俄乌冲突为契机下一盘大棋。扩张是资本主义骨子里的特征,特别是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面临着日益尖锐的各种内部矛盾,需要通过扩张向外转移,而且资本主义的扩张从一开始就是枪炮和刀剑开路的,具有毫不掩饰的军事侵略特征,这就是为什么华约早就不存在了,北约还在不断扩张的原因。这次俄乌冲突是在北约东扩的背景下酿成的,同时随着俄乌冲突局势的演进,俄罗斯差强人意的战场表现,美国等西方国家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于是准备借俄乌冲突撬动世界秩序的重构,这是一盘大棋,这也是美国和欧盟再次进入“蜜月期”的利益逻辑。尽管西方和欧洲都有自己的具体利益考量,但是从战略上他们是高度一致的。(2)二战以来形成的全球治理体系其本质是大国治理,俄乌战争作为局部冲突之所以演变成影响世界格局的重大事件,就在于俄乌冲突背后是俄美冲突。二战以后形成的雅尔塔协定、联合国安理会机制等全球治理体系,其实质就是大国治理。从冷战时期的“两超”,到冷战结束后的“一超多极”,也都反映了这个特点。也就是说,在很大程度上,世界格局是由极少数大国决定的。今天影响世界格局的毫无疑问就是中美俄,美俄冲突不管以什么样的局部形式展开,都必然引起世界波动。况且,美国和西方阵营在推动俄乌冲突的同时,又在台海地区、印太地区展开一系列的动作,战略意图非常明显,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的实力地位决定了中国必然会在世界格局重构中发挥重要作用,中美俄事实上已经成为世界秩序重构的主角。与此同时,国际贸易秩序、金融秩序、能源秩序、地缘政治、安全格局的重建,WTO等类似多边合作机制的优化或重建,都和大国博弈息息相关。(3)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崛起,为世界格局和世界秩序重构带来了新的方向和新的机会。二战以后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随着全球化加速,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不断发展和崛起,经济总量在全球的比重越来越高,世界产业分布也在不断变化,中国成为世界GDP第二、制造业大国,并且在高科技领域取得的一系列成就。在世界格局和世界秩序面临重构的重大历史关头,中国应该和完全可以发挥应有的作用。在这次俄乌冲突中,很多发展中国家也表现出了极大的理性和自主性,譬如印度等国,并没有简单屈从美国的压力,而是从自己国家的战略利益出发做出了更加理性的选择。中国更是坚持了一贯的外交原则和战略主张,只不过由于中国GDP排名第二,在制造业和科技创新领域的实力不容忽视,引起了美国和西方阵营的忌惮,借台湾问题,美国和西方阵营试图强行拉中国入局,这样就使得俄乌冲突波及面和辐射性远远超出局部战争的范围。而中国也确有可能为世界秩序和全球治理的重构贡献新的方向和机会,中国政府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秉持“人类社会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共同体的基本共识”,这是符合世界发展趋势,代表人类发展未来的全球治理观。推动构建“命运共同体”基础上的全球治理体系,对中国、对全世界都是一个重要机遇。

  当下的局面是,在诸多的不确定性中,最大的确定性就是数字化。数字化的进程在一刻不停地加速推进,枪炮和病菌、战争和瘟疫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发展历史,但是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发生在人类登上数字化这趟高速列车之后,一定会在数字化的底层逻辑上发生和以往不同的变化,这就是在数字化大背景下,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作为加速器和催化剂的发生基础。数字化时代的特征就是指数级的演进速度,今年2月24日以来,俄乌战争的趋势不断发生变化,瞬息万变而又意料未及,今天的俄乌局势已经和我月余前开始落笔的时候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接下来会朝着哪个方向演进,以及与此相关的其他事件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拭目以待。

返回